C

企业文化

ORPORATE CULTURE

首页 > 企业文化 > 文化园地 > 正文

文化园地

绿色在延续
  来源: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4-06-12 08:25:43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A+  A  A-

        听到谢红军老人去世觉得有点突然,因为不久前还见到他在散步。种了大半辈子树的他,生命虽消失了,但他身穿中山装、头戴多角帽的模样却留在了这郁郁葱葱的树林中。每当春暖花开、绿色尽染,总能让人想起那代人为了理想而奋斗的场景。
        1965年九O五建厂时这里茫茫戈壁、风沙肆虐,职工都住在低矮的窑洞里,晚上睡觉时要在被子上蒙一层塑料布,早晨起床要先把沙尘抖掉,风大的时候得戴口罩睡觉。为此,厂领导把植树固沙作为改善生活环境的突破点,组织职工白天在工厂生产,晚上种树浇水,以极大的热情和勇气在沙漠里挤占出适合人们生存的环境。正是这时,谢红军从北京有色院调来加入到这支队伍中。他说:“那时候养活一棵树要像养育一个孩子一样,干旱少雨的自然环        随着来厂参加三线建设人员的增加,职工家属的吃饭成了问题。因为在计划经济时代,只有城市户口的居民每月凭票买粮油,一些技术人员和工人的妻子、孩子没有城市户口就没粮吃。当时企业领导决定自建农场,自种粮食养活他们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谢红军带领家属在荒地上开垦出了一片农场,现在的苹果园小区至洗澡堂的位置是果园、菜地,工会后面是一片麦浪滚滚的庄稼地,多功能厅的位置是农场部养猪、做豆腐、打谷的场所。每年从春到秋,谢红军带领近百名家属挥洒汗水、耕耘土地,在生活区留下了马车队、拖拉机班等与种粮有关的地段名称。由于当时农场实行记工分、多劳多得的激励办法,曾出现职工下班、孩子放学帮着家里人到田间浇水、施肥、打麦场的火热场面。直到后来,在企业领导的努力下,这些家属的户口问题得以解决,农场才退出历史舞台。这位1955年参军、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,在这里同样体现出了实干吃苦的本色,特别是在1978年那场树木灾害之后,他和同事尝试引种其它树种,采取混种的方式增加树群抗病力,形成以刺槐、国槐等优良树种为主的绿化林。随后,他和同事又参加了花园式工厂建设活动,为公司捧回了“全国绿化先进单位”的牌匾,实现了几代人在沙漠中建成绿洲的梦想。
        谢红军老人话不多,语调不高,与普通老人没什么不同,但他对厂区树木的感情重于任何人。他清楚地记得厂区“年龄”最长的槐树是49岁,在老分析室楼前,最老的毛白杨是1965年栽种。唯一的、年龄最长的水曲柳树是建厂时就历经风沙挺立在那里,位置在现工会楼右侧路旁……这些遥远的记忆随着老人的逝去已散落在历史的风尘中,值得老人欣慰的是他们开创的这块沙漠绿洲,在一代代人的努力中,绿色一直在传承、延续!

【浏览次】 关闭

上一篇:我的“萌”姥爷
下一篇:我的朋友